孙杨禁赛是西方打压中国吗?大数据最能说明真相!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landbdesign.com/,女篮获得奥运资格

3月7日,最高人民检察院主办的《检察日报》刊发了中国人民大学教授、国际足联道德委员会委员何家弘的评论文章《无视规则将会承担相应后果》,针对孙杨遭八年禁赛的结果给出了评判。

文章指出:孙杨方提供的2018年9月4日晚的所有细节,按相关规则都构不成“法定正当理由”,因此不能影响仲裁庭对本案基本事实的认定,即由于孙杨的不配合,药检人员未能完成这次药检取样。根据《世界反兴奋剂条例》第二条第三款的规定,逃避样本采集,或在接到依照反兴奋剂规则授权的检查通知后,拒绝样本采集、无正当理由未能完成样本采集或其他逃避样本采集的行为,均属于兴奋剂违规。

很多运动员,天生就有疾病。例如,傅园慧从小患有哮喘,为缓解病症,父亲送她进游泳队。7岁时,朴泰桓患上哮喘。其次,运动员有职业病是一个常见现象。长距离运动,例如长跑和长距离游泳,哮喘是常见病。2002年美国盐湖城冬奥,有5.2%的运动员有哮喘,但这5.2%的运动员获得了15.6%的所有奖牌。但是,这一规律在夏季奥运会中并不明显。根据美国肯特大学运动与运动科学学院的统计,从事越野滑雪项目的运动员有近一半的人有哮喘症状。目前,并没有资料可以证明哮喘和运动员的发挥有直接关系。

运动员使用的治疗哮喘的药物有两类,一类是激素,已经被列入兴奋剂名单,需要使用药物豁免权(TUE)才能服用。另外一类药物,含有短效β2受体激动剂(SABA)的成分,可以正常使用,并不属于兴奋剂。对正常人,SABA的服用基本不会明显提升运动成绩。所以,对于运动员服药,不能“一棍子打死”,要科学地看待。

2014年,德国媒体发布了长达60分钟的纪录片《禁药密档:俄罗斯如何制造出它的冠军们》(Geheimsache Doping: Wie Russland seine Sieger macht )。在片中,斯捷潘诺夫夫妇揭露了俄罗斯兴奋剂丑闻。自此,世界反兴奋剂机构(WADA)开启了对俄罗斯运动员的调查。2015年,国际田联理事会第201次会议上,通过了终止俄罗斯田径的会员资格的决议,决议于当天生效。这次兴奋剂“严打”事件,从重灾区田径界拓展到各个运动项目。

此次兴奋剂“严打”事件,对俄罗斯体育界伤害很大。2014年到2015年年初,正值索契冬奥会前夕。2016年7月25日,国际泳联率先响应奥委会(IOC)裁决结果,对俄罗斯游泳队开出7人禁赛罚单。7名运动员中,分别来自游泳、跳水、水球、花样游泳和公开水域游泳5个项目。之后,各大体育联合会停止了向俄罗斯运动员发放兴奋剂豁免权(TUE)。里约奥运会上,俄罗斯只派出了271名运动员,远低于体育强国美国和中国。2017年,俄罗斯拒绝向WADA缴纳会费,继续强硬态度。该年,国际田联取消了俄罗斯世界竞走团体锦标赛举办权。兴奋剂,让俄罗斯付出了非常惨痛的代价。其中,网球名将莎拉波娃、游泳名将埃菲莫娃先后因米屈肼被所属的体育联合会短期禁赛。

还是在2014年,孙杨因治疗心脏疾病,而误服万爽力,导致禁赛。当时,万爽力当时并没有在国家体育总局反兴奋剂中心的兴奋剂名单,却在WADA的兴奋剂名单中。同时,韩国名将朴泰桓也因使用睾丸激素被禁赛18个月。

斯捷潘诺夫夫妇前往加拿大寻求政治避难,前俄罗斯反兴奋剂负责人罗琴科夫也前往美国寻求政治避难。中国奖牌榜下滑、北京奥运会金牌收回、俄罗斯兴奋剂丑闻,体坛三件大事相继发生,一些愤怒网友认为WADA和国际奥委会以冷战思维,偏袒欧美,漠视中俄的利益。2016年左右,“美国是WADA最大赞助者”这一说法甚嚣尘上。实际上,美国并非“赞助者”。WADA作为非营利机构,它的经费一直由各个国家分摊,其额度是由其体育发展水平及人均GDP所决定的。毫无疑问,美国人均GDP高,赛事多,消耗兴奋剂检测资源多,故分摊比例也是最大的。

奥运会期间,因为兴奋剂问题,西班牙自行车选手玛利亚·莫里诺被取消参赛资格,西班牙自行车选手哈尔基亚、越南女子体操选手杜施彦尚、朝鲜射击运动员金正洙相继被取消成绩,驱逐出奥运会。放眼望去,这些事件和中国没有关系。

有趣的是,2016年的《人民日报》里,甚至有这样一句话:“纳达尔同样表示,自己服用违禁药物获得了世界反兴奋剂组织的准许”。在愤青眼里,就成了WADA向欧美的运动员发放更多用药豁免权(TUE),帮助他们取得更好的成绩。事实上,WADA是规则制定者和协调机构,并不做检测,也无权发放用药豁免权(TUE)。检测是由各国反兴奋剂组织中心和单项体育协会来做,而用药豁免权(TUE)由运动员所属于的单项体育联合会所申请。例如,孙杨的用药豁免权,可以由国际泳联(FINA)申请。嗯,愤青眼中的WADA一定是定规矩、检测、用药豁免权(TUE)一把抓,这样的WADA可以上天了。

2014年,为了治疗脊柱疾病,朴泰桓误注入睾丸激素,被国际泳联(FINA)禁赛18个月。此后,大韩体育会(KOC)依例,又对朴泰桓禁赛三年。若KOC的判决生效,27岁的朴泰桓将错过里约奥运会。当18个月的禁赛期结束,面对媒体,朴泰桓和恩师卢民相下跪谢罪,乞求KOC撤销对他的再次禁赛处罚。让运动健儿下跪,岂有此理,韩国人,你们就是这样对你们的英雄么?

2016年,临近里约奥运会,朴泰桓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(CAS)和首尔东部地方法院起诉KOC,并要求和KOC主席面谈。直至CAS的判决书下来,KOC才撤销了对朴泰桓的三年禁赛。在这件事中,KOC对朴泰桓非常苛刻,差一点断送他的运动生涯。在韩国泳坛,朴泰桓几乎是一枝独秀,无可取代,禁赛算得上是“大义灭亲”。按照网络暴力的逻辑,我们可以复制一大串话:大韩体育会(KOC),你们是韩国人么?你们对得起韩国么?为什么不让朴泰桓去里约?不支持朴泰桓不是韩国人!朴泰桓不哭!不顶不是韩国人!朴泰桓加油!朴泰桓,韩国人民的好儿子!

美国人也不会说:“是美国人就顶!这样的反兴奋剂局和联邦法院,我们美国人不要!”美国反兴奋剂局(USADA)亲自举报七届环法自行车冠军、抗癌斗士兰斯·阿姆斯特朗使用兴奋剂,令其冠军头衔被剥夺,并且终身禁赛。因在禁药调查中撒谎,美国联邦法院将美国短跑名将马里昂·琼斯送入监狱。短跑名将、曾经打破世界百米纪录的蒙哥马利被禁赛,2001年前的成绩被取消。

抗检事件的庭审中,不恰当的翻译、孙杨母亲自顾自发表言论、法学副教授对异地检测问题不清楚等等,都将孙杨推向败诉的边缘。同时,《检察日报》刊登了三篇关于孙杨抗检事件的评论,更是将孙杨放在了风口浪尖。CAS听证会结束后,孙杨所有抗检事件的录像都公布在网络上。此次事件的公开和公正,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进步。中国的网民第一次以国际法律和规定为核心,长时间、深入、全面地探讨反兴奋剂问题,而不是以“不支持不是中国人”来绑架舆论。这本身,就反映出中国公民法律意识的崛起,懂得维护国际体育秩序。尽管没有成功,我们的体育机构也努力地在利用法律途径,来维护我们运动员的合法权益。女篮获得奥运资格

法国等少部分国家已将涉及兴奋剂行为定为刑事犯罪,使得警察可以直接介入反兴奋剂斗争。2019年,美国国会通过了罗琴科夫法案,根据该法案,涉兴奋剂行为可能受到刑事处罚,最高可受到100万美元处罚和10年监禁的处罚。可是,世界反兴奋剂机构(WADA)主席里迪还是不依不饶,认为这项法案并不适用于美国职业联赛,因为职业联盟不是《世界反兴奋剂条例》签约方。试问,WADA可曾催促过中国将涉及兴奋剂行为入刑?

本身兴奋剂检测的检出比例就非常低,知名的兴奋剂事件大多靠事后的检举和媒体的揭露。此外,新的兴奋剂服用剂量少、体内残留小、难以被仪器检测,让人颇为头疼。群体性的漠视,也是个大的问题。

一个吃药的运动员,背后一定站着一批支持或强迫他服药的教练和只看政绩的领导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